七 @FF14

毛利ちゃん可愛いい⭐

一个屯图和黑历史的地方
weibo:七_Nanako

【月寿】我的搭档变成了一把刀(上)

宝宝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好休息等你更新!!!!敲碗!!!

优司十八:

越知月光一脸遗憾的看着屏幕上飘着小花的江雪左文字,这是王点掉的第三把江雪了,加上他本来有的一把,刚好可以开一桌麻将。

月光正在玩的是近两年相当火爆的一款游戏《刀剑乱舞》,嘛,虽然说是女性向游戏,但由于相对可靠的历史细节吸引了相当一部分男性玩家,比如越知月光。

眼下游戏中正在开的是大阪城活动,又到了给一期一振捞弟弟的时节,作为一名坚定的粟田口派,越知月光自然是要肝肝肝以表心意了。幸好是在暑假,月光这般全身心的捞刀行为并没有被太多人知晓,和他一道训练的队友们,虽然觉得月光最近有些烦躁,也只觉得他是到了瓶颈期,并未想到他是在游戏中无论如何都捞不到想要的刀,熬夜过度才这样。

怎么还没有出!月光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刘海,他已经连着挖了五天,过了三百多次王点,要说非吧,四花也掉了不少,要说欧吧,这都快四百次了,还没捞到最想要的毛利藤四郎。月光看着屏幕上作为近侍的一期一振,觉得对方的怨念已经要溢出屏幕了,捞不到你的弟弟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毛利寿三郎推开宿舍的门,发现自己的搭档正萧索地盯着屏幕,仿佛不小心中了自己的绝技,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不正常的紧张中,口中还念念有词:“mori、mori……”我是不是误入了什么奇怪宗教现场?寿三郎下意识想关上门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不对啊,刚刚月光同学的嘴里念叨的是什么?mori?……森?月光同学喜欢的人?

糟了,被发现了。越知月光的内心是崩溃的,他并不觉得自己喜欢玩一个女性向游戏有什么不好,但由于玩游戏影响到训练,甚至被看重的后辈逮到玄学试验现场就很尴尬了。他抬起头,隔着厚厚的刘海,试图对搭档使用精神暗杀,让寿三郎忘记刚刚发生的事情。

很遗憾,网球场上无往不利的绝招在现实中并没有起作用,月光和搭档的后辈对视了一会,屏幕上一期一振带领的捞毛利小分队也因此停在了王点前。

毛利寿三郎并不是那种有话会憋着的人,刚开门就退了出去也确实奇怪,他就直截了当的问了月光:“前辈你刚刚在说什么?”

越知月光一愣,果然被听到了,事已至此似乎也没有什么隐瞒的必要,看寿三郎的表情,他就知道,这个脑洞向来很大的后辈一定是想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了:“我刚刚在说毛利。”

“……哈?”寿三郎沉默了半晌,终于明白了自家搭档在说什么:“前辈你……喊我干什么?”他看着月光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变态。

我就知道你会想多……月光叹了口气,简单和后辈解释了一下此毛利非彼毛利,他念念不忘的是那个游戏里的毛利藤四郎,不是毛利寿三郎。

出乎月光所料的是,在他讲解过后,寿三郎看向他的眼神更奇怪了,他的卷毛后辈故作哀愁地说:“没想到前辈心中,游戏里的一把刀都比我重要啊。”

你是不是给自己加戏加太多了?月光在心中默默吐槽,说好的高冷立海风呢?怎么和四天宝寺差不多了?

总之,没有被后辈误会成奇怪的人就可以了,月光看了眼屏幕,准备打完这轮就退出游戏,眼前却突然冒出一个红色的卷毛,占据了大半个屏幕,是毛利寿三郎:“这个怎么玩啊?”寿三郎大半个身体都依靠在月光身上,沐浴后的水汽隔着薄薄的布料弥漫开来,月光突然身体一僵,他站起来,把座位让给了搭档:“就是组好队,然后让他们出阵。”他给寿三郎简单讲解了一下玩法,拿了换洗衣服匆匆向浴室走去,留下寿三郎一个人。“月光前辈?澡堂现在人挺多,你不等会去吗?”寿三郎有些摸不着头脑,谁都知道越知月光最不喜欢和人接触,向来是等到最后才去洗澡,谁知今天竟然一反常态早早去了。“前辈不在的话,我偷偷玩一会他的游戏,他应该不会说我吧。”寿三郎两眼放光:“毛利藤四郎什么的,我肯定能轻松拿到。”

大澡堂里人还有很多,后面几个球场的球员们目瞪口呆地看着平时高冷难以接近的no.9在高峰时期踏入浴室。长长的刘海被用夹子别至耳后,露出了相当犀利的眼神,整个澡堂都在月光进入的一瞬间安静了下来,这种威慑力,堪比平等院凤凰。

不过也有不怕月光的存在,比如说某个黑皮白卷毛。

种岛修二一脸玩味的凑过来,还拖着不情不愿的入江奏多:“真是没想到会有一天在浴室里遇到越知同学呢,要帮忙擦背吗?”在得到了月光的拒绝后,他把入江往前一推:“说起来,奏多很好奇为什么今天越知同学来的这么早呢,越知同学你可以解答一下吗?”

你自己好奇不要带上我啊!入江奏多简直想把种岛修二摁在地上暴揍一顿,他平日里最不喜欢和越知月光这种超高个接触,种岛还把自己拉过来,这是人干的事吗?但作为一名演员,他还是很敬业的按照种岛的说法做出了一副好奇的样子:“因为越知同学你不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吗?”

月光愣了一下,对队友的无聊程度有新的认知:“想早点来,就来了。”他草草冲了冲身子:“我先走了。”“诶?不一起泡会澡吗?”种岛一脸失望。“不喜欢人多的地方。”月光想了想,用入江的话回答道:“所以不泡澡。”

洗了澡果然让人感觉全身舒畅,月光走在走廊上,盘算着要不要再打几轮,试试运气。这样想着,他推开宿舍的门,发现毛利寿三郎正趴在桌子上,已经睡着了。

“寿三郎?”月光拍了拍后辈的脸,发现小卷毛后辈睡得很沉,根本叫不醒:“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他把毛利寿三郎抱到床上,幸好是月光,其他人多半是没那本事轻易的把身高一九二的高一生给抱起来送到床上去的。月光把搭档放到床上,扯了被子给他仔细盖上,期间寿三郎都睡得极沉,乖巧的像个洋娃娃。

收拾好了后月光坐到电脑前准备再打几局,就敏锐的发现自家的近侍由一期一振变成了某个他很熟悉的红色卷发,他点开刀帐,是把毛利藤四郎,刚刚一级。发色红色,身高一九二的毛利藤四郎,月光觉得自己肯定是看错了。然后他就听到了自己相当熟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月光前辈!我怎么变成游戏里的人物了?!”

……是毛利寿三郎没错了。月光看着屏幕里的小人,觉得自己可能是没睡醒。

#我的搭档变成游戏人物了,怎么办?



本来是想一发完结的……但我困死了我要睡觉……

有些非的月光我参考了 @七啊 ……hhhh以及小短刀毛利的梗也是这个人的图给的灵感QWQ姑且算是投喂?

评论
热度(9)
  1. 七 @FF14十八想改名叫二十 转载了此文字
    宝宝我爱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好休息等你更新!!!!敲碗!!!